亞洲中亚洲中文字幕无线乱码

2021年7月31日 0 Comments

闻细辛虽然早早地没了母亲,但是父亲和爷爷将她宠的如珠如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小心翼翼将她娇宠长大,闻细辛也不负两位老人家的溺爱,性子很是张扬,无法无天。

她这一生中几乎没有遇见过什么挫折,除了在杜寻宇身上栽了跟头。

现在想想,闻细辛自己都不知道当年为什么会喜欢杜寻宇,她这样的家世,身边从来不缺优秀的男孩子,也有的是人想要跟她打好关系,但是她为什么就一心一意的吊在了一棵歪脖子树上?

大概是因为早逝的母亲吧。

母亲和杜寻宇的母亲关系不错,所以才会给两人定下了娃娃亲,母亲去世的时候,抓着小小的闻细辛的手,说:“辛辛啊……小宇是个好孩子,你以后嫁给他,不会吃苦的,你听妈妈的话啊……”

于是闻细辛就听妈妈的话,一直一直跟在杜寻宇的身后。

不得不说,杜寻宇真的是年纪轻轻就有渣男的潜质,念幼儿园的时候他就能同时和五六个女同学保持微妙的同学关系,还能面不改色的对闻细辛说:“我喜欢你,但是我也喜欢她们呀,你怎么这么小气呀?她们都没有跟我吵架,你为什么要跟我吵架?你其实一点都不喜欢我。”

小小的闻细辛竟然就被这样的歪理给说服了。

如今回想起来,要是她脑子聪明点,也不会在闻倩出现后被杜寻宇伤的那么厉害。

虽说现如今她对杜寻宇的感情着实寡淡,提都不想提,但是到底是被伤得狠了,闻细辛觉得自己已经对男人失去了兴趣,开始研究自己一辈子不嫁或者是找个女孩子结婚的可能性有多大。

还没等她研究明白,郁攸就措不及防的杀了出来。

闻细辛借着灯光看着手里的钻石发卡,忽然心烦气躁,啪的一声把发卡扔进了梳妆盒里,想了想,又把它拿出来,自言自语:“你被臭男人碰过了,你已经脏了,就在外面待着吧。”

向阳处的她

说完就心满意足的去睡觉了。

第二天,闻细辛早早地起床去上班,刚到前台,就被叫住了:“诶!闻小姐你等等!”

闻细辛停住脚步:“怎么了?”

前台拿出一大捧花,说:“这是一大早有人送来的,是送给你的。”

闻细辛皱了皱眉,她从来都不乏追求者,也不是没有人追来她工作的地方送花,她从来都不收的,但是这一次,不知道对方是不是提前了解过她的喜好,送的是一大捧开得正好的蓝色矢车菊,这花在花店比较冷门,以前她收到过玫瑰向日葵天堂鸟,还从来没有收到过矢车菊。

但是她这个小爱好只有亲近的人才知道,难道是误打误撞?

闻细辛有了几分好奇,在前台要开口说:“这次还是不要吗?那我帮你扔掉吧”的时候,闻细辛上前两步,接过了花,说:“谢谢。”

前台有几分愣怔,而后笑了,说:”这是男朋友送的吗?以前的花你可没有收过。“

闻细辛淡淡道:“不是。”

她从花丛里拿出一张黑色的卡片,只见上面用漂亮的行书写着“赔罪”。

就这两个字,闻细辛瞬间就知道了这人是谁。

她脸色有些冷淡。

这人怎么阴魂不散的。

她想把手上的花丢进垃圾桶吧,但是郁攸送的又是她最喜欢的花,还是有点舍不得的。

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把花带走了。

她只是不忍心这么漂亮的矢车菊被扔进垃圾桶,跟郁攸可没有关系。

放好花,闻细辛靠在自己的椅子上托着下巴欣赏了一会儿,这才慢吞吞的开始工作。

下班的时候,闻细辛约殷绯出来吃饭,殷绯这个万年闲人竟然拒绝了她:“不好意思啊辛姐,我表哥今天回来,我答应了给他接风洗尘来着。”

闻细辛:“……”

你就跟你表哥过一辈子吧。

闻细辛直接没有给姜咻打电话自取其辱,这人刚刚结婚,正在腻歪之中,电话过去绝对就只有张嘴吃狗粮的下场。

一时之间,她有些意兴阑珊,想着随便吃点对付一下就算了,结果刚刚走出公司大门,就看见了一个熟悉的人影。

是郁攸。

他就站在自己的车旁边,也不知道站了多久了,看见她出来,就笑了:“我还以为你已经走了。”

不得不说,郁攸这人看着真的是非常典型的豪门贵公子,文质彬彬又知书达理,是天生的政客,加之还拥有一副俊俏的皮囊,站在豪车边上,十足吸精。

闻细辛冷冷道:“你在这里干什么?”

郁攸笑了:“不是很明显了么?”他站直身体,温柔的看着闻细辛:“我在追求你。”

“……”闻细辛冷笑了一声,道:“追求我的人可多了,难道我每个都要理会?”

她说完就要走,郁攸却道:“我定了粤菜,一起吃吗?”

闻细辛刚才也正好想要去吃粤菜,闻言顿了顿,道:“不去。”

郁攸说:”去吧,就当是给你赔罪?“

闻细辛站头看着他:“你不是都送花了?”

郁攸笑出声:“闻大小姐多金尊玉贵的人,哪是一捧花就可以赔罪的?一起吃顿饭吧,冒犯了你,其实我心里很过意不去,你要是不答应我,我明天再来找你。”

闻细辛:”……“

一个大男人,是牛皮糖吗?!

闻细辛没办法,只能答应了下来,上了郁攸的车。

闻细辛在副驾驶位上坐下,说:“郁先生最近仕途不顺?”

“你为什么会这样想?”郁攸侧眸看她。

闻细辛抱着胳膊:“不然怎么一门心思的想要接近我?你要是想通过我达成什么目的的话,我劝你最好省省心,因为我爷爷和爸爸是不会做任何昧良心的事的。”

郁攸笑了,他抬了抬金丝眼镜的镜框,道:“我接近你的确是有目的。”

闻细辛冷笑出声,果然。

郁攸专注的看着她,说:“我的目的是你,闻大小姐,你说说看,我要怎么做才能达成目的?”

闻细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