茄子为爱尔生

2021年7月25日 0 Comments

“你是秦二世胡亥?”

周烈从破碎的飞来峰中走了出来,当他看向凶神恶煞般肉筋怪物,摇头说:“算了,就当我没有问。”

下一刻,两道身影之间轻轻闪烁。

凶神恶煞神情一滞,身躯竟然分作左右两半,断了个彻彻底底。

“咦?”深远空间传来一声惊疑。

苏悠尘显然有些吃惊,周烈一击就解决了胡亥,这种情景完全超乎了想象。

“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以为我还是原来那个魔君周烈吗?”

周烈仔细看向断成左右两半的胡亥尸身,叹息道:“你说你在胡亥身上试验了三万六千多种魔化状态,姑且不论这个胡亥是如何坚持下来的?你这般尝试完全就是外行,我猜你在这些魔化状态中藏了东西,想要对我的未来造成影响。唉!纵横家!道不同不相为谋,我是秦皇嬴烈,你今天如果不出来,日后更加没有资格站在我面前发难,明白吗?这就是你的未来。”

“啪啪啪……”苏悠尘鼓掌说道:“好,你给我带来了惊喜,如果你再变强一些,确实可以与我站到同一层面上了。在这里我要提醒你,此地强者多如牛毛,在合纵连横下足以将你绞杀。”

“哪里呢?强者在哪儿?你尽管叫来就是,老实说就算你不出现,我也会一个接着一个挑战过去。哈哈哈,不要以为自己有多高明,你可以回想一下,在我这里什么时候占过上风?”

周烈说着将手伸入断为两半的尸骸,“嘭”地一声抓出如同毛线团儿的黑光,连看都不看一眼立即将其毁去,对于什么三万六千种魔化毫不在意。

“看来我低估你了,既然你有心挑战强者,我自当满足你的心愿。”话音一点点远去,苏悠尘显然不想在这个时候露面,不过从猛犸洪泽天飞出来两道身影,闪电之间就到进前。

清纯白洁白雪姬

“锵……”

周烈身前轻轻一闪,来者连反应都没有机会反应,身体分作左右两半,这般杀伤干脆利落到令人发指。

“这就是玄风族?速度很快,身材瘦小,身上带着几把小刀就以为可以把人戳死?呵,干掉两个小的,老的来了!”

身后忽然晃动,有一柄长刀沿着玄奥难测轨迹切入周烈的身体。

“噗……”

速度太快了,以周烈之能也无法躲避,只见绿色鲜血喷射而出。

来人不由得一惊,长刀卡在对方体内无法抽撤而回。

恰恰是在此人一惊的刹那,有什么东西在身前轻轻扫过,之后他就失去了意识,与这个世界彻底说拜拜了。

周烈伸手从尸身上汲取过来一团血肉,仰头吞了下去。

身体立刻传出“噼里啪啦”轻响,竟以这团血肉为干柴烧旺生机,以此活化气血调理心神。

说起来时间长,其实前后也就几个眨眼!

玄风族可不是吃素的,竟敢跑到他们的老巢撒野,立刻惊动了数十位强者。

周烈一步迈出,紫竹上人那些仆从他不要了,在引出那种特别扎实的对手围殴前,肯定是要跑的!傻子才留在原地做炮仗呢!

别看他一口气斩杀了数尊强敌,看上去十分威猛,其实暗地里也付出了一定代价。

仔细看就会发现,他的身形变得佝偻起来,站姿与之前相比不够挺拔。

然而,令周烈无比郁闷的情况出现了。

他都已经跑出去很远,谁知背后突然出现一股吸力,刹那之间竟将他吸了回去。

“哎我去!之前是狮子吞天,现在是猛犸吸水,我……我进入象鼻子了……”

说时迟,霎时快,层层阴冷裹附。

等到周烈站稳身行的时候,发现自己落在一座四四方方祭坛上。

脚下纹理交织,头顶上飘浮着日晷,镇压力量那是相当强悍。

之前刚刚经历类似情景,冒名顶替紫竹上人才活下来,没有想到今天又来一次。

问题是玄风族的速度太快了,不大可能施展同种招数冒名顶替,所以只能向外杀出一条血路。

“你叫周烈是吗?哼,唯一值得称道的战绩就是和弘信那个老粗打过一架,不过这里可不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清风将话音吹入耳畔,之后出现千丝万缕微风,仅仅片刻工夫微风就编织到一起,形成令周烈无法动弹的束缚。

“呵!真小心!想要将我绑住任你们处置?还是熄了这个心吧!”周烈的背后发出锵地一声响。

千丝万缕微风一下子被刺激到,呼呼山响试图将猎物镇压回去。

“斩!”

危机关头,周烈亮出自己的武器,那是他抽出脊椎骨瞬间形成的白骨剑。

这根骨头坚硬到难以想象地步,剑刃化作光与暗之间的精灵,轻轻纵跃便扫过了所有藩篱。

“轰隆隆……”

压力尽皆退散,然而玄风族不甘示弱。

祭坛上空,出现更加庞大的压力,滚滚而至。

同时三名油尽灯枯老者靠近周烈,这是玄风族为了抹杀他付出的代价。

“真舍得呀!可是爷金贵着呢!你们做梦都别想将我拿下。”

周烈深知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的道理,所以二话不说一剑平天,不管玄风族叫来多少个半截儿脖子埋入黄土的老家伙,统统去死!

如果这三个老家伙不死,那么死的人就要换成他了。

“噗……”三老横尸,他们的速度确实很快,可是周烈的白骨剑更快。

可惜,这三个老家伙气血颓败,就算将他们榨干也无法享用血肉精华,感觉有些得不偿失。

“咳咳咳……”

周烈的腰杆更弯了,而且不停咳嗽,白骨剑已经归位。

说白了他就是用巴利巴族当剑使,紫竹上人则当成剑鞘培养骨剑,仅此而已。

他的行为激怒了玄风族,于是乎朝着群殴方向发展。

就在敌人摆出相当隆重的阵容之际,祭坛中央突然打了道利闪,随后他们一个个栽倒在地,身体分作左右两半。

“呵!小瞧我。”周烈几乎直不起腰,不过正是因为这样,反而激发了他的斗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