泡泡app

2021年7月20日 0 Comments

战马入圈奴隶入营,折腾半天终于恢复平静。

最近一段时间营中奴隶肯定很多,为安置即将骗来的奴隶,曹昂命人在军营后方又建了一座大营,供奴隶暂时居住。

目前偌大的军营只住了三百多昨晚刚逃过来的奴隶和随塞恩过来的几十名女奴。

三百多逃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床,刚起来便被魏军将士逼着洗脸刷牙,然后吃饭。

今天吃的可不是昨晚的剩饭,而是跟魏军一起排队就餐,炊事营前面的空地上摆了好几张长桌,桌上馒头米饭,瓜果蔬菜鸡鸭鱼肉应有尽有,上面还冒着热气,所有人排成队形有序选取。

众奴隶看的两眼放光,恨不得冲上去爬进菜盘里大快朵颐,饿怕了的人看见取之不尽的美食没谁抵御得住。

可惜他们旁边站了许多魏军,个个长刀出鞘盯着他们,敢犯浑立马血溅五步。

为防止他们捣乱蒋琬做足了功夫,除武力威胁之外还将塞恩派了过来,塞恩站在奴隶边上用安息和罗马语不断提醒道:“排好队行,魏军怎么做你们就怎么做,饭菜管够饿不着你们,但谁敢胡来,魏军可是真敢杀人的,还有,吃多少打多少不许剩,谁敢剩下老子立马把他扔进黄河去。”

队伍缓缓前进,终于轮到奴隶,排在最前面的人取过碗给自己薅了满满一碗米饭,又拿起铲子选菜,饭碗堆的都快放不下了还不停止,塞恩气的一脚踹了过去,骂道:“滚,吃完再打。”

一个个跟没吃过饭似的,这里好歹是大魏,你们能不能给安息留点脸。

打好饭,奴隶自发的赶到一边,学着魏军的样子蹲下吃饭,他们不太会用筷子,索性直接上手,看的魏军那叫一个嫌弃。

郝昭走到塞恩面前说道:“塞恩先生,这些碗筷就送他们了,让他们好生保管,明天继续用,你懂我意思吧。”

青春美少女孩复古圆框眼睛清纯可爱图片

塞恩连忙赔笑道:“懂懂,以后绝不会让他们再碰别的碗筷。”

魏军都有洁癖,自己人用过的东西没关系,但是奴隶用过的,他们实在不想再碰。

这群王八蛋太不讲究了。

比起男奴隶,另一个桌上的女奴就斯文了许多,打够自己吃的主动走到一边,没有蹲下就站着,学着用筷子细嚼慢咽,魏军看见不但不觉得碍眼,还有些赏心悦目。

奴隶也是分三六九等的,女奴,尤其是出身高贵,长相漂亮的女奴,绝对会受到格外优待,因为她们的主人要靠她们维护自己的体面,不管是留着自己用还是送人,把人家折腾的皮包骨不是伤自己的脸面嘛。

因此这群安息女奴被照顾的很好,个个身材高挑,曲线匀称,都是难得一见的美女。

这群奴隶是要做标杆的,自然不可能让他们吃了睡,睡了吃,吃完之后蒋琬亲自过来,从中选择了一百多名长的可以的,给他们发了铠甲刀剑交给赵云训练,夏甲充当翻译,至于女奴,蒋琬亲自教她们大汉礼仪。

临阵磨枪,不快也光。

如此训练三天,第四天早晨,塞恩带着一百多名奴隶和四名女奴以及一队魏军再次赶往河对岸,去见克里斯公爵。

大鱼大肉吃了三天,被赵云提着鞭子训练三天,再换上新的铠甲,这群奴隶一改往日颓废,看起来那叫一个精神。

四名女奴由蒋琬精心挑选,又被曹昂亲手捯饬一番,身上穿着统一的粉色长裙,脚底踩着恨天高,脸上更是涂了无数化妆品还喷了香水,一股香气以她们为中心向外弥漫,让人闻之欲醉。

四名女奴本就长的极为漂亮,先天条件很足,再被打扮一番顿时美若天仙,看的塞恩都差点把持不住。

好在他还知道自己的身份,不敢在这事上胡来。

这次过去,除了奴隶之外塞恩还带了很多粮食,名义上是对克里斯公爵的回礼,实际上怎么回事大家都清楚。

克里斯公爵早已在河边等候,见他们过来目光下意识的被四名侍女吸引过去,盯着看了半天才问道:“这是送给我的吗?”

塞恩翻白眼道:“想的美,你送给我家太子殿下的礼物还想收回去?”

“我送的?”克里斯愣了,又盯着四女看了半天终于从她们脸上察觉到一丝熟悉,可怎么也跟被自己送给曹昂的那群联系不起来。

塞恩懒的解释,直接说道:“船上有两千石粮食,我家殿下说了,想让马儿跑就得将马儿喂饱,只要你安心替大魏办事,粮食有的是。”

克里斯大喜,急忙命人卸货。

天可怜见,他现在最缺的就是粮食,有了魏军帮助,迫在眉睫的危机总算是解除了。

粮食留给属下搬运,克里斯带着塞恩及随他过来的将士赶去营地,闲扯一会两人又去了加里侯爵的营地。

这次动静搞的太大,加里侯爵得到消息第一时间迎了出来。

加里侯爵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跟塞恩同样是老相识,但对塞恩不怎么感冒,向克里斯行礼之后盯着塞恩冷笑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蒋琬的走狗啊,你现在还每天都舔他的靴子吗?”

塞恩也不以为意,笑道:“当然,我是蒋太傅的奴隶(在罗马人心中,蒋琬依然是安息太傅),给他舔靴子不是很正常吗,你想舔还没机会呢,要知道,蒋太傅可是大魏太子殿下最信任的重臣,前途辉煌的很。”

加里侯爵明显不擅长打嘴仗,闻言瞳孔一缩,语带杀气的说道:“你就不怕我宰了你吗?”

塞恩毫不畏惧的与其对视,冷笑道:“你就不怕魏军半夜偷袭你的大营吗?”

加里侯爵:“……”

他怂了。

魏军打仗太不讲究,半夜三更来场偷袭谁受得了,关键是只有千日做贼没有千日防贼的,你天天防着也不是办法啊。

他倒想撤去后方离魏军远点,但行不通,黄河边上的土地早已被罗马贵族瓜分完毕,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现在局势又特别微妙,不管是谁,稍微一动弹就会立刻引发其他贵族的敏感神经,谁知道你是真撤退还是打着撤退的名义进攻?

所以,现在所有罗马贵族都是进不能进,退不能退,只能固守自己的一亩三分地,自己的营地离黄河边又近,若被魏军偷袭一下子,不出三天就得被其他贵族给生撕喽。

狼群之中,任何狼都不能轻易受伤,一旦受伤立马会被狼群抛弃。

加里侯爵脸色数变,最后憋屈的说道:“你来干嘛?”